#1 記錄我每週的所見所聞

這是什麼奇怪的標題?

搞笑諾貝爾獎官方說,會這樣定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認為「每一年都是一個新的開始」。 —《那些關於搞笑諾貝爾獎的二三事

致敬搞笑諾貝爾獎,希望每一篇文章都是都是新的開始,但也能牢記初衷。

新聞

防疫升級!40 天驗出 5 起非洲豬瘟病毒 首度發送國家級警報

臺灣最近最重要的新聞大概是「非洲豬瘟」的疫情了。2018/12/12,防檢局透過災防告警細胞廣播服務訊息發送系統 PWS,首次廣播防疫通知。

我收到的當下,心中想到的第一個問題是:防檢局可以透過 PWS 發送通知嗎?臺灣開始使用 PWS 時,有媒體整理他國的 PWS,多是用在地震、海嘯、森林大火等「緊急危難」,翻成白話文就是:收到通知如果你/妳還不跑就會死翹翹了,而豬瘟本身並沒有收到通知後再不跑就死翹翹的問題。

後來我看到 農藝女孩看世界 一篇文章,才知道防檢局使用 PWS 發送防疫通知,於法有據,也讓我對於臺灣的 PWS 種類以及適用範圍有了新的認知。

取自 《農藝女孩看世界

依據《災害防救法》與《災防告警細胞廣播訊息申請作業程序 107 年修正版》,防檢局的確有權力發送 PWS 通知。然後根據國家傳播委員會的說明PWS 的訊息時會發出特殊的告警聲響及振動,該功能在 iOS 上似乎只能完全關閉訊息的接收,沒有辦法只關閉聲響及震動。

會想要爬這一堆條文,是我在收到當天問了一個問題:

有人也收到了嗎?這個算不算防檢局濫用緊急線路啊? 🤔

我必須承認我的語言能力必須要再加強。事後想一想,這一句話很容易被認定為「我覺得其實非洲豬瘟沒有那麼嚴重,防檢局是小題大做」,然後底下就是一堆類似「我知道這件事,這件事真的很嚴重,政府幹得好」的回覆。

但我的問題其實是防檢局有沒有權力送 PWS 通知。我希望得到的回答是「其實不算濫用耶,因為法律有授權防檢局使用 PWS 發送防疫通知」。回頭看看防檢局的公告,也沒有提到究竟哪條法律授予了防檢局發送 PWS 通知的權力,而是動之以情,「災害影響層面恐不下於風災水災」,其實不是很能夠說服我。

「依法行政」,現在聽起來快變成口號的幹話,其實是政府施政時必須牢記在心的至高原則。PWS 是工具,只要是工具就會有被濫用的可能。只有寫明遊戲規則,大家都照遊戲規則去走,政府跟人民才能省下為了防堵被對方背刺的精力,攜手經營這個國家。

🙏 最後當然是為臺灣祈禱,能夠在這一場疫災中全身而退。 🙏

三個混亂:混亂的物聯網|混亂的文書編輯軟體|混亂的胸罩

這一週的科技島讀以三個混亂為標題寫了一篇文章,我都覺得很有意思。其中最有意思的當屬〈混亂的文書編輯軟體〉:

第一,針對單一的使用情境。它們「拆分」(unbundle)了 Word 或是 Excel。例如 Quip 一開始針對條列式文件與純文字。Airtable 強調文字表格而不是 Excel 強調的數字報表。Trello 則是用卡片的介面管理專案。

我想要從反面去思考這個問題:為什麼 Word 會落到被拆分、取代的下場?

以 Evernote 為例,有一段時間加入了大量與協作有關的功能,對於身為個人使用者的我根本沒有可以使用的場景。它愈來愈複雜,bug 愈來愈多,例如刪不掉的鬼 tab 就遲遲沒有修復。我可以理解這是因為 codebase 愈來愈大,修起來動輒得咎,可能鬼 tab 修掉了,同步功能就壞掉了。

那為什麼一開始不要堅持維持幾個簡單的功能就好了呢?

公司要成長,要嘛吸引更多的使用者,要嘛提升現有使用者的黏著度。隨著現有使用者在產品上累積的資料愈來愈多,他們就會想要有更多方式來使用這些資料。接下來就是開發者把功能生出來,然後 codebase 就會愈來愈大,最後超過開發團隊所能夠掌握的臨界點,產品的開發速度就慢下來了。

當然也有打死就是不新增新功能的例子,例如 PinboardPrerenderPushover,那使用者就只有最核心的死忠粉絲,雖然餓不死但也不會成長。

取自 DOG COM

軟體開發跟做人一樣,答應一件事往往很簡單,拒絕一件事卻需要千言萬語。好像只有拒絕別人的告白不需要理由 🤔

題外話,我很好奇有沒有所謂的 軟體工程經濟學,探討一些開發者與消費者或開發者與非開發者(例如 PM、業務)之間的關係,例如開發團隊邊際成本與使用者邊際效益的互動方式,那一定很有趣。

聽書:美麗新世界

source: Wikipedia

在未來,人類被分為五等,每一等出生時都被賦予了特定的使命與地位。人人適得其所,安居樂業,社會穩定。直到有一天,主角在世界之外走失,安頓下來、懷孕,最後帶著孩子回到了自己的世界,從此拉開了 這個孩子 與整個世界衝突的帷幕。

心得

第一眼看到美麗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,想到的是文明五 Sid Meier’s Civilization V 的資料片美麗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

Sid Meier’s Civilization V: Brave New World on Steam Sid Meier’s Civilization® V: Brave New World is the second expansion pack for Civilization V

餵狗,發現官方自己也承認資料片的名稱是取自這本書。

34:20 ~ 34:45

So it’s at this point that I was starting to really think about the ideology system, and figure out how the conflict between communism, fascism and the democratic people was gonna play out. I start thinking about kind of literature we were putting great works in, so I started thinking about that literature of the early 20th century period and Huxley’s Brave New World came to mind.

- Civilization V Retrospective: The Complete Edition, Firaxicon 2015

取自 Reddit

其實該資料片跟 Brave New World 並沒有太多直接的關連,主要是因為開發者在發想遊戲的名稱時,從歷經大幅調整的意識形態系統 ideology system 出發,聯想到三種意識形態碰撞、衝突的 20 世紀初,再聯想到同時代成書的美麗新世界,就此拍板。

身為工程師,我很能體會想名字時的痛苦啊!

真要說直接的關連,遊戲有一項成就提到了小說的致幻劑 Soma:

Soma Tablets for Everyone
Reach a Happiness level of over 100 for your civ. - Achievements, Civilization 5: Brave New World Wiki Guide

取得成就的方式是玩家的文明達成 100% 的幸福度,根本是小說的翻版。

小說中出現一種致幻劑,說書所附的文稿將其翻譯成「梭麻」。為了避免翻譯失真,我特地去查詢原小說中該致幻劑的原名。致幻劑的名字叫做 Soma,查到之後我的背後冒出陣陣冷汗,因為我立刻想到有一款恐怖潛行遊戲就叫做 SOMA

SOMA on Steam From the creators of Amnesia: The Dark Descent comes SOMA, a sci-fi horror game set below the waves of the Atlantic

這一套遊戲的故事與激發的反思非常精彩,日後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。

後來想一想,美麗新世界問世後,似乎像是鬼影一樣,在後來的歷史中反覆出現。例如小說中「集體生育」所影射的優生學,大部分人立刻想到的可能是納粹的生命之泉 Lebensborn,但在 1920 年代的美國,實際上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  — — 當基因成為控制社會的工具:1920 年代美國優生運動下,一場最終執行強制絕育的判決

小說中的集體思想,在日後的歷史也頻繁出現。共產主義、法西斯主義的集體思想我們在國高中的教科書中都已經看到膩了,但有多少人知道,美國也出現過非常接近集體思想定義的麥卡錫主義

一個幽靈,美麗新世界的幽靈,直到 21 世紀還在人類的文明上遊蕩。

Meetup:Rust Meetup - Iterators and Closures

一切都是從 closure 的範例開始的:

Rust Playground Basic Closure Example - play.rust-lang.org

可以發現 closure 內的 x 遞增,為什麼?

接下来我们研究一下 closure 背后的原理。Rust 目前的 closure 实现,又叫做 unboxed closure,它背后的原理与 C++ 11 的 lambda 非常相似。当一个 closure 创建的时候,编译器实质上帮我们生成了一个匿名 struct,通过自动分析 closure 的内部逻辑,决定该结构体包括哪些数据,以及这些数据该如何初始化。—《闭包

交叉查證 Rust 的文件,可以查到以下這一段話:

The || {} syntax for closures is sugar for these three traits. Rust will generate a struct for the environment, impl the appropriate trait, and then use it.

—《Closure implementation

當天還有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會用到 FnOnce 的討論,但我個人認為最後沒有得出什麼結論,因此就沒有記錄下來了。

研討會:Kubernetes 進階工作坊

簡述

其實就是賣藥大會,Google 推銷自家跟 Kubernetes 有關的產品,而這次推銷最大力的莫過於 Stackdriver。在進到我現在服務的這家公司不久之後(2017 年 4 月),我就試用過 Stackdriver,那時候是出奇的難用。後來雖然聽說 Stackdriver 改版了,但我也沒有那個動力再去試用了。

直到這個星期一,耐著性子把賣藥聽完,覺得 Stackdriver 跟我古早時代試用它的時候差異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。加上現在使用的 Papertrail 跟 Stackdriver 相比明顯沒有任何進步,後端人員跟管主機的使用起來哀鴻遍野,之後應該會考慮棄用 Papertrail 轉投 Stackdriver 的懷抱。

簡單整理一下現在使用 Papertrail 遇到的問題:

  1. 價格非常貴,以我們用最兇的 log、8 GB 來說,Papertrail 就要 75 美金,而 Stackdriver 只要 4 美金。
  2. 只能搜尋兩週內的 log,更早的 log 就要下載封存後的檔案在自己的電腦上用工具查詢,浪費時間。

工具:webextension-toolbox

最近有一位同事想要開發一個在血庫存量低下的時候,提醒大家捐血的 Chrome extension,我就推薦了他這套 toolbox。

會發現這一套是因為之前開發過一套 Chrome extension Awesome Stars,使用的是 generator-chrome-extension-kickstart。後來作者放棄維護了,推薦大家改用 webextension-toolbox。

如果有寫過 React 的小夥伴,可以把它想像成是 Web extension 的 create-react-app。之所以是 “webextension”-toolbox 而不是 “chromeextension”-toolbox,是因為這一套 toolbox 也支援 Firefox extension,當然 API 的相容性開發者自己要注意。

段子:活得夠久也是一種競爭力

簡述

莫札特活在客戶以宮廷貴族為大宗的年代末尾,卻沒有活到市民階級對音樂大量需求的年代,落得窮困潦倒的結局  — — 所以活得久也是一種競爭力。

心得

很久很久以前曾經跟我爸討論過這個問題,不過那個時候是因為他剛看完 The Titan (2018) 這部電影。問題很簡單:人活那麼久幹嘛?

我爸的觀點是人不用活的那麼久,而且正因為沒有辦法活的那麼久,所以人生才有意義。換句有經濟學風味的話說,正是因為人生有限,才顯得稀缺;正因為稀缺,人才會珍惜。

我的觀點是,人如果可以永生,那麼星際旅行就不用再分腦力、時間去思考延續人類生命的機制了,無論是冷凍冬眠或是跨代飛船 generation ship。研究人員可以把精力投注到諸如探索更多的適居行星,或是其他我們還沒有探尋的前沿領域。

人類從一開始就是永生的生物,或是人類是從 2018 年才開始得到永生;是環境突變導致人類就地永生,還是利用技術得到永生,兩兩排列組合會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和歷史走向,這裡就不攤開來討論了。

討論到最後,我發現問題可能不是出在人類是否應該得到永生這件事情上,而是人隨著年紀的不同而對於未來懷抱不同的想像 。我覺得人生還有很多的驚喜值得去發掘,我爸卻開始覺得他活夠了。

YouTube:《戰地風雲 5》TTK 和 TTD 這到底在吵什麼? ► 一個引起社群憤怒的更新!

  • TTK = Time to Kill
  • TTD = Time to Death

在射擊遊戲裡,TTK 指的是攻擊者殺死對手的時間,參數可能包括攻擊的部位、使用的武器、所需子彈的數量等。TTD 是角色從受到攻擊到死亡之間的時間。我從這一部影片中學到的是:TTK 跟 TTD 不一定相等,其他因素也會影響到 TTK 與 TTD 的平衡

這部影片的背景是 Battlefield 系列的開發商 DICE,為了解決 Battlefield V TTD 太短,翻成白話文就是「死太快」的問題,在最新的更新(12/12)大幅拉高了 TTK 數值。消息一出,社群不滿,原因如下:

  1. 修正 TTD 太短有其他的方式,例如調整既有血量、回血速度、護甲等。
  2. 要調整的應該是導致 TTD 太短的武器,不是全部槍枝都調整。
  3. 之前 DICE 自己有做過民調,結果顯示大部分的玩家都不希望調整 TTK

結果是雖然 TTK 跟 TTD 都拉長了,但這也代表要花費更多的子彈才能殺死一個人,結果就是子彈耗盡的速度更快,遊玩體驗跟戰術都會受到影響。

Mozart, Beethoven, Chopin never died, they simply became music.
- Robert Ford, The Bicameral Mind, Westworld

  • 作者: Heng-Yi Wu
  • 文章連結: https://henry40408.com/weekly-1/
  • 版權聲明: 本網誌所有文章除特別聲明外,均採用 BY-NC-ND 許可協議。轉載請註明出處!